♚Christine

【Newtina】 MONOLOGUE

补脑洞

十八世纪无魔法AU,名妓与贵族少爷的故事。

娼妓没有爱情。

不喜慎入,不撕谢谢。

『Tina』

  不知阁下将如何称呼我?

  是娼妓?还是罗素街的瑰宝?伦敦城的明珠?

  你爱我奶白色丝袜深藏的欲望,同时你也渴望我身体中埋藏的登上极乐的钥匙🔑。

  你渴望我对你笑脸相迎,你痛恨我与他人饮酒作乐。

  你想要暗红的酒液从我裙上流下,淹没整个伦敦城,你想要我鲜红的唇印印上面颊,成为你权利与财富的象征。

  你想用世上最奢侈华美的布料,最精致华丽的珠宝将我包裹,再由你亲手一寸寸剥落。

  你想让我将红裙脱下,换上灰黑色禁欲长裙为你守贞。

  你想于酒馆赌桌上将我征服或被我奴役,然后大肆宣扬:大名鼎鼎的蒂娜戈德斯坦钟情于我。

  你想要我夜夜为祈求你的恩惠而在枕边流泪,你对天祈求我成为你的固有财产。

  但是阁下,请停止你的想象。

  I'll never be your property.

  我不是你笼中之鸟,我是翱翔的雄鹰。

  我拥有看透你光鲜外表下溃烂的眼瞳。

  我拥有牢牢抓住你心的利爪,沾满艳丽与激情的羽翼和漼满剧毒的尖喙。

  可我并非无情,如果我足够喜欢你,我可以做你的妻子,情人,或者女儿。我可以与你任意调情,翻云覆雨,在任何你想得到的地方。

  我甚至可以搭乘远洋的海轮与你逃离,离开伦敦那些黑色的晨雾和机器的震响。
 
  我爱你,阁下,这句话又是出于什么目的?

  如果我将注定永存于你的诗作,那么请告诉我你将如何描述我?

  我是放荡的娼妓,心脏上镶嵌着从大海中捞出的珍珠。

  我是伪装的女王,你永远无法摘下我的面具。

  我是身着盛装的完美女人,我是让人心灵愉悦的良药。

  我是脆弱与坚强的结合体,我身处污秽,但纯洁是我的勋章。

  一个娼妓不应该拥有爱情。

  我是蒂娜戈德斯坦。

  无与伦比的蒂娜戈德斯坦。

『Queenie』

  她看着她的姐姐将玫瑰水泼在脸上,又用挂在银钩上的丝巾拭去。

  她看着姐姐打开粉盒,灰白色的粉末逐渐附上面颊。

  她看着姐姐用玫瑰色的胭脂在脸上勾勒出一个完美的笑韵。

  她看着姐姐在眼下画上一颗圆痣。

  她在镜中看着她的姐姐渐渐远去,取而代之的是名妓蒂娜戈德斯坦。

  仆人敲响房门,早茶已经准备好了。

  今天的糕点很好吃。

  她也很喜欢那个新来的厨师的笑容。

  他会在清晨爬起收集沾着露水的玫瑰花瓣给她制作一杯花茶。

  他会在那些姐姐不在的晚上为她送上一杯洒着厚厚巧克力末的可可,牛奶的甜香会伴随她进入沉沉的梦乡。

  她最近花在厨房的时间越来越多,远胜于在房间陪伴她的钢琴和玩偶。

  仆人间的流言蜚语在家中蔓延。

  蒂娜在早餐桌上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她的妹妹。

  她的妹妹并不像她,她生而为之无尽长夜。

  而奎妮不同,她有这世上最甜美的笑容和阳光般的金发。

  生于污浊而纤尘不染,只是笑话。

  纤尘不染是因为有人替你挡住一切肮脏,蒂娜甚至连气味都不舍得让她沾染分毫。

  奎妮曾经企图劝说蒂娜放弃她所谓的职业,甚至劝说她去寻找她的爱情。

  爱情?娼妓没有爱情。

  只有一笔足够的足以安身立命的金钱才能使她们获得自由。

  而没有什么比那些陷入欲望的男人更好掌控了。

  管家在花园尽头堵到了奎妮和那个犹太厨子。

  他们企图私奔去淘金者的大本营——美国。

  她姐姐穿着白纱睡衣坐在烛光下就像一幅油画。

  油画中的女主静静地欣赏着十指上鲜红的指甲,仿佛他们两个就像屋内的摆设一样不值一提。

  这是她一辈子都想拥有的淡然与从容。

  很多年以后,即使她的面容已经在奎妮心中模糊不清了,但是这幅画面没人能从她脑海中抹去。

  后来她得到了一箱金币和两张船票。

  那时她想,她姐姐大概是没有心的。

  真的有心怎么会舍得自己的妹妹远渡重洋去那么远的地方。

  只有这样,你才能是干净的。

  蒂娜从不把真实想法说出口。

  她知道自己的妹妹并不是真心想要离开自己。

  但这也是保全她的唯一办法。

  但这个理由,怕是她要到很久以后才能懂了。

  她更情愿她永不明白,哪怕她恨她不留下她,也希望她毫无牵挂,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

  但是她也不知道,就算她没有开口挽留,她在奎妮心中,也是动人。

  任是无情也动人。


『Newt』

  他第一次看到她时,是在一次化妆舞会上。

  面具下的男女亲密依偎,欲望始于心中观于眼中发酵于空中。

  你不知我,我亦不知你,这便是化妆舞会的精髓。

  黑色丝缎下的双眼不出意料的夺走了他的呼吸。

  他问旁人,她是谁?我从未见过这么美的女人。

  那人苦笑,她?她是最昂贵的奢侈品。

  那人还说,千万不要爱上她。

  晚了,他想,从看到她的第一眼,他便深深沦陷。

  她是舞会,丝绸堆起来的宝石,是依傍荆棘的蔷薇,悄无声息的收割生命。

  她是夜莺,自由歌唱,无需甘露的滋养。

  等他再回过神来时,她俯卧于他身侧,被子盖在腰际,上半身的春光一览无遗。

  他埋首于她的发间,呼吸中俱是她的清香。

  烛光渐渐昏暗了,红酒流淌在雪白的皮肤上。

  床帐上映出两人纠缠的身影,那么远,那么近。

  她是他最漂亮的玩偶娃娃,是他最爱的消遣。

  他自然是喜欢她的,可是喜欢廉价的很。

  有喜欢一件衣服的喜欢,喜欢一道菜的喜欢,和喜欢她的喜欢没什么不同。

  她自然也是喜欢他的,只不过从他们的初遇开始,这便是一场算计。

  她是他的情妇,他的笼中鸟,他的小宠物,除了他的妻子,他的爱人,他的一生所爱。

  明谋暗算来的幸福终不长久,阳光下是谋划,月光下是背叛。

  喜欢终究只是喜欢,不是爱。

  他们只有身体的缠绵,从未有灵魂的共鸣。

  不过也好,我们谁都不动情,就可装聋作哑的共度一生。


『Other』

  蒂娜戈德斯坦死了。

  她多年以来的烟酒人生使她患了重病。

  她的一生就像一支烟,烟雾缭绕了整个伦敦城。

  她的一生更像一场梦,一场醒不来回不去忘不掉的旧梦。

  听说她一生只喜欢过一个人。

  可不是吗,娼妓没有爱情。

 

 

 

 

 
 
 

 

关于一个新脑洞

  最近突然有一个想法。

  英国十八世纪乔治王朝时期,最具有商业价值的产业——性产业。

  进入上流社会的名妓和贵族少爷的故事。

  第一次尝试这种梗,心里有点激动,但更多的是不安。

  下面放几个小片段,仅供试读,全文大概是一发完的短篇。

  老规矩:写文仅供自娱自乐,不喜请自动点❌,慎入不撕,谢谢合作。

1.  不知阁下可曾听说过她?

  Tina·Goldstein,伦敦城的明珠,罗素街的瑰宝。

2.世上一切你所能想象到的奢华享受,在Goldstein夫人家都能找到。

她两手空空来到伦敦,污水透过鞋底的破洞浸湿脚掌,夜晚伴随她的只有饥饿和疲劳。

  后来带走她的是那个有名的老鸨。

  后来她成了男爵的情妇。

  后来她有了两个女儿。

  后来她年老色衰,但人们依旧前仆后继。

3.“娼妓没有爱情,亲爱的。”

  “总有一天,一笔客观的财产会让你得到解脱。”

  “男人才不看重婊子,他们只看重自己的财产。”

  “我最大的价值是十二岁时我的初夜换成我母亲口袋里叮当作响的金币。”

  我出生于肮脏,但纯洁是我的勋章。

4.明谋暗算来的幸福终究上不了台面,它们只是污水,月光下是救赎,日光下是背叛。

5.这段时间不过是你从始至终的一场旧梦,梦醒后无影亦无踪。

  她的余生活在一场醒不过,忘不了,求不得的梦中,不是不能醒,只是不敢醒。

  全文正在努力开发中,争取七月之前写完。

  感谢你们看到这里。

 

 

 

 

 
 

My boy is likes Google.
Because he knows everything?
No,he has everything I'm searching for.
我爱的人就像谷歌一样。
因为他知道所有事情吗?
不,因为我想找的,在他身上都有。

【Newtina】 A THOUSAND DAYS IN DELICIOUS.

现代纽约无魔法AU

不写刀不喂玻璃碴只写小甜饼

文笔渣,慎入,不撕

世界上唯独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

  浓浓的草莓🍓果酱,糊得我满手都是。

  那种喜爱我曾以为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取代。

  但是,现在或许可以。

  我觉得我已经着迷了。我发现我的勇气和柔顺都还在,我的身心和我的全部都还能够细细地品味一个亲吻一丝微风,这十分重要。

﹉﹉﹉﹉﹉﹉﹉﹉﹉﹉﹉﹉﹉﹉﹉﹉﹉﹉﹉﹉﹉﹉﹉﹉

Chapter 2.  草莓乳酪蛋糕🍰

  每天早上八点,蒂娜都静静的坐在吧台后擦拭她的酒杯,她时而举起擦干净的杯子对着阳光,检查上面是否残留污垢的同时,她也喜欢这种温暖的光透过玻璃折射成温柔的感觉。

  八点半,整条街道逐渐在她的咖啡☕香味中醒来,人们步入咖啡店,蒂娜喜欢用热乎乎的白披萨招呼客人。做这种披萨要把面团拉的细长,浸透橄榄油,撒上一层薄薄的海盐,放入身边的烤炉。一两分钟后拿出用很薄刃的刀切成份,摆放在入口处的桌上。每个人都可以一边品尝着美味,一边看着蒂娜收下他们黑咖啡,撒着巧克力末的热腾腾的卡布基诺,多加一份榛仁焦糖的拿铁的点单,随后拿着刚煮好的咖啡☕开始一天的新生活。

  九点半以后,喧嚣的晨间已经过去,蒂娜准备好午餐时要用的食材后,便静静的坐在她的椅子上看书。“什么?你问我她在看什么书?当然是她可爱的纽特先生的大作了。至于她是在看书还是在想书的作者,大家心里明白就好~😉”

  可是今天有点不太相同呢,蒂娜的注意全放在那个坐在她对面的胖乎乎的正在大快朵颐她刚刚做好的草莓乳酪蛋糕🍰的黑发小家伙身上。胖乎乎的小团子坐在棕色高脚椅上的画面莫名的让她想起用木头叉子戳起的一个白色糯米团子🍡。

“噗嗤。”她被自己的想象逗的笑出声来,对面的团子应声抬起头来看她。黑色的大眼睛眨啊眨的,很想知道那个漂亮姐姐在笑什么。“嗯,芝麻馅的。”蒂娜在和团子对视了几秒后得出了这个结论(你不能看着他的眼睛👀是黑色的,就是芝麻馅的啊!!!!!)

  “小朋友,你一个人吗?你爸爸妈妈呢?”蒂娜边戳着他白嫩嫩的小手边感慨这娃真是胖乎圆乎。

  “不要他们了。”团子🍡淡定的回答。

  “嗯?!”蒂娜开始怀疑人生,这么可爱的孩子说不要就不要了,他的父母是什么时候瞎的?

  “不,是我不要他们了。人生就是这么艰难。”小团子🍡继续淡定回答。

  听了团子🍡的理由后,蒂娜明白了这个叫克雷登斯的小朋友是因为父亲嘲笑他滚圆的一个像糯米团然后就离家出走了。

  “咳咳,他说的是实话,而且小孩子离家出走是不对的。”蒂娜摆出认真脸和小朋友讲道理,完全忽略了团子🍡听她同意他父亲的观点后散发出来的杀气⚡。

  经过善良可爱的蒂娜小姐姐的认真教育,纽特先生结束了编辑的催稿工作后来找可爱的女朋友吃午饭时看到的画面是这样的。一个白嫩嫩,圆滚滚的小肉团躺在蒂娜小姐姐怀里睡得直流口水,蒂娜小姐姐正满脸母爱的看着他。纽特先生默默地把昨天从电视📺上看到的熊猫奶妈在喂小熊猫喝奶画面从脑海中甩出去。

  走上前想向自己的女朋友要一个吻👄来安慰一下昨天自己熬夜写稿的疲惫,却被狠狠地瞪了一眼,意思是你要是敢吵醒我怀里的宝宝,我就🔥⚡!纽特先生默默退回,独自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并且可以预见以后有了孩子自己的悲惨地位(嫁不嫁给你,是我们小姐姐说了算的✌。)

  团子睡醒以后,纽特和蒂娜把他送回了家,克雷登斯的父亲格雷夫斯先生是一个看起来十分严肃但实际上很有趣的英俊男人,而格雷夫斯夫人则温柔美丽,在对他们把儿子送回家来表示感谢之后,再次忽略团子🍡在听到父亲的一句糯米团子回家了之后的抗议行为。接受格雷夫斯夫人邀请他们下个月来为克雷登斯庆祝五岁生日后回咖啡馆的路上,纽特先生终于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他的安慰吻。

  蒂娜在他面前放了一个小小的碟子,里面是看起来非常不错的草莓乳酪蛋糕🍰,香软柔滑,四周还撒满了草莓🍓末,正打算好好品尝之时,蒂娜告诉他做这份蛋糕的牛奶来自一头蓝眼睛的奶牛。

  “其实她的眼睛也并不完全是蓝色的,是那种灰色和棕色,又夹杂着星星点点的蓝色。十分漂亮!这份蛋糕就是她清早产的奶做成的,满满六升的一个大罐子。快尝尝看!”她催促着。

  纽特享用着可爱的蓝眼睛奶牛的奶,听着他爱的女孩讲着她的故事,这感觉真的是叫人难忘。他沉浸在其中,不知不觉连碗底都刮的一干二净了,蒂娜冲他笑着。

  他手边还有新鲜的杏子果酱,甜美多汁,十分诱人。可是恐怕他一尝,蒂娜又会告诉他好多关于这些杏子的迷人故事,说不定它们都是摘自一颗住着树精的杏子树呢!

  安德烈·纪德说过“如果一个人渴望发现新大陆,那他必须在海上漂泊很长一段时间。”

  是啊,你看,我一个人独自这么久了,终于找到了一个渴望与她一生相依的人。

  得到她是我的幸运,所幸在遇见她之前,我没有把最好的自己用完。

  当我垂垂老矣之时,回首往事,心想,爱你是我一生做过最正确的一件事❤。

 

『生贺』汤抖森先生2.9生日快乐❤

  爱你,始于颜值,忠于人品。

  我爱的人始终暖如春风,眼角眉梢都是笑容。

  我爱的人一直谦逊绅士,使我眉间心上再无一人。

  你眼中有万千星辉,可你演戏时时常眼中带泪,宛如星子坠落,坠落如尘埃。

  你不是我的昔日时光,我希望你是我的从今以后。

  你总要结婚生子的,我知道。

  你要娶一个世界上最好的姑娘,生好多可爱的孩子,我希望他们或者她们都像你,除了发际线😉。

  那时候,我会笑着对我的朋友说你是我曾经挚爱过的人,你一直那么好。

  我的汤抖森先生,请允许我拥有你这一秒,说一声我爱你🌹。

  爱你,是我从不后悔的事,也是我一直坚持的事。

  生日快乐,我的汤抖森先生,愿你余生无波无澜,所要皆可得,万事无需愁。

  生日快乐,我的小哥哥,我的汤先生🎁🎂。

【Newtina】 A THOUSAND DAYS IN DELICIOUS.

补上之前的老梗哈~

不喂刀,不写虐,只吃小甜饼❤

现代纽约无魔法AU,文笔渣渣,慎入不撕。

世界上唯独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

  我会给你带来足够多的蜜糖,多得够你装满十二个大罐子,我也会愉快地坐在你的桌旁听你讲你想说的故事。

  把一切都安排的刚刚好,面包🍞,咖啡☕,美酒🍸与玫瑰花🌹,一切都刚刚好。

  日落时分,三个人坐在路边的木头咖啡桌旁,一罐子酒放在手边,谈笑风生。

  “你真的做到了,蒂娜。”一个金发美人大笑。双手握住酒杯,胳膊肘向外仿佛要飞起来的翅膀。

  “是的,我们做到了。”她对面的棕发女子温柔微笑。

  “就像。。。就像爸爸妈妈还在一样!”金发女子的笑声依然爽朗,只是微微湿了眼眶。

  她身边的那个略有些滑稽,不过看起来十分温柔的胖乎乎的男人握住她轻颤的双手,无声的传递依靠的力量。

  棕发女子伸手抚摸妹妹的金发,语调轻柔。

  “爸爸妈妈从未离开,他们一直都在我们身边,奎妮小可爱。”

  “来吧,亲爱的们,快进来,热乎乎的蛋糕在等我们呢。”悲伤只是一瞬,奎妮跑进屋子向他们招手。

  屋内烛光掩映,乳香缭绕,每个人都沉浸在美味的蛋糕和爱中。

﹉﹉﹉﹉﹉﹉﹉﹉﹉﹉﹉﹉﹉﹉﹉﹉﹉﹉﹉﹉﹉﹉﹉﹉

Chapter 1. 甜甜圈与热红茶
  第二天清晨,纽特刚刚入睡没一会儿就被吵醒。他勉强睁开眼睛,薄薄的一片粉红色的阳光,正透过前任房主的蕾丝窗帘照进来,把斑驳的光点落在柔软的被褥上。大概是刚刚换了一个新环境,再躺下后不管如何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了,索性换好衣服下楼去喝杯热咖啡。

  他在厨房四处翻找他的咖啡壶,找到后又想起咖啡的苦涩并不适合他习惯了英式早茶的胃口,不过新家的附近就有一家咖啡馆,也许那里的红茶会很不错呢~

  他出门慢慢向那里走去,早上清新的空气禁不住让他抬头望向天空,澄澈的蓝像刚刚被水洗过的蓝宝石,好天气和美食还有美人一样,总是令人舒畅。(作者吐槽“你快点走!美食和美人都在等你呢!”)不远处咖啡馆中传来的刚烤好的牛角面包的香气更是为美好的早晨增色不少。

  “玫瑰与荆棘?真是个有趣的名字。”他对着咖啡馆的招牌喃喃自语。

  推门进入,一个用整根树木做成的柜台瞬间夺取了他的视线,本应放置着咖啡机的地方放置着一台巨大的太空舱似的机器,旁边堆着的一大袋子咖啡豆更为其增添了些许神秘。柜台旁竖着一个插满各类试管的木架,每只试管中放置着不同种类的茶叶。柜台与吧台是连在一起的,只不过吧台略有增高,搭配着同色调的高脚凳有着说不出的味道。店中的座椅全部是原木色的,搭配着色调温暖的坐垫和大大的抱枕,有一种家的感觉,宁静而又舒适。

  “欢迎光临。”他正对着店中的摆设出神之际,一个温柔的女声从他身后出现。

  日后每当纽特想起此时,他已经记不清当时的对话和其他了。他只记得那天蒂娜白衣黑裙,站在阳光下的样子,美得像一个天使。

  “先生?先生?”一只白皙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他恍然大悟自己的失神,赶忙调整过来心态,对她微笑示意自己没事。

  收起他红茶和三明治的点单后,蒂娜回到厨房静静准备,不过她也微微的晃神,险些涂错了酱料。大概是天气的原因吧,她安慰自己,八月还是挺热的。(所谓一见钟情💘什么的~)

  她一遍想着,一遍静静的往刚刚做好的甜甜圈上撒着糖粉,金棕色的甜甜圈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糖粉显得十分可爱。

  纽特缓慢喝着热红茶,餐具上都画着鲜艳可爱的图案,他手中的茶杯上就有一个拿着弓箭的小天使丘比特。这个小姐泡的茶很甜,他想。他凝视着坐在柜台里写字的蒂娜,半长微卷的棕发及肩,一边别到耳后露出的面容白皙干净,十分好看,让他根本移不开眼。

  自你出现于我面前,从此眉间心上再无一人。

  从此纽特写的每一本书的最后一页都会有这句话,只不过这个时候他们都不知道从今往后自己会成为彼此生命中最美的一笔。

  喝到第三杯红茶,纽特终于鼓足勇气走到蒂娜面前。

  “亲爱的小姐,我知道这句话有些唐突,不过你可愿与我共渡余生?”

  他看着那个女孩眼睛笑的弯起如月牙,往日在女人面前的游刃有余都变成了唐突不安。

  “愿意。”她望着他的眼睛坚定的回答。

  “你知道玫瑰与荆棘的寓意吗?”她后来问他。

  “愿闻其详。”他俯身吻她。

  “I'm not afraid of thorns,when you are the rose.我不畏惧荆棘,倘若你是玫瑰🌹。”她抱紧他。

  我从不惧怕那些未知的恐惧和意外,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

  我爱你,仅此而已❤。






TBC

When you paint your life in black and white,you'll never see a rainbow.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唧响。
世间情深,不过你眼中光影浮动,瞬间倾城孤星摇。

我不开心的时候
别问我怎么了
抱抱我就好了❤

有你,我不怕山高路远,不惧光影重重。